• <track id="wvkt6"><div id="wvkt6"></div></track><track id="wvkt6"><div id="wvkt6"></div></track>

      1. <option id="wvkt6"></option>

      2. 哪里有礦奔向那

        ?發布時間:2019-11-08

            為了地質找礦工作,他一干就是24年。不管在哪,對工作任勞任怨、尊重規律,敢于探索,認真負責,詮釋了地質行業“三光榮”精神,他就是漢中地質大隊最美地質隊員陳劍祥。
            1991年7月,他從江西贛州地校畢業被分配到“陜二地隊”。在分隊領導及同志們的帶領下,他住進了帳篷,迎著朝陽,背起行囊,出入于“勉略寧”金三角地帶的大山之中。是大山的厚重和貧瘠從小培育了他樸實和勤勞的秉性,他很能吃苦,干活也“麻利”,分隊的同志們大都比較喜歡他。他在野外分隊踏踏實實工作了兩年。1993年1月,他被抽調到“陜西省神木縣馬甲樣-碾房灣地區石英砂石礦床普查詳查”項目從事野外勘查工作。他剛到項目上,水土不服,但他堅持工作,和隊員們一樣在找礦的征途中常常領略“大風從坡上刮過”的滋味,有時一陣大風刮來,竟連躲的地方都沒有,讓人站立不穩,只能蹲在駱駝刺旁任憑北風呼呼作響。風停之后,他背著沉甸甸的背包和礦樣,走上一陣,汗流浹背。

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
               

            2006年2月,為實施走出去戰略,漢中隊礦開院組建了“新疆阿勒泰市克蘭河中游一帶1:5萬區域地質調查”項目部。他擔任了該項目的第二項目負責兼大組長。為了按時完成任務,他與項目經理精心研究,認真安排,分組行動,攜帶干糧、水壺和找礦設施,冒著零下10多度的氣溫,穿梭于北疆的山林和冰雪之中。到了夏天,烈日烘烤在背上,汗流浹背。但有時天氣也會突然變幻,但他們對工作照常進行。2008年,陳劍祥挑起了獨立帶領新疆項目部全體地質隊員的工作擔子。承擔了中國地調局的基礎公益性地質調查項目——“新疆準格爾盆地北緣卡拉西安格爾-科里森套銅棉礦遠景調查”項目工作。另外,在開展礦調工作的同時,還受新疆第四大隊的委托,重疊實施了新疆多個地質項目,并主持完成了六個地質報告,地質工作質量和安全俱佳。


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    2009年之后他又重新回到漢中,從事該地區的商業地質勘查,以及陜西省的基金項目勘查工作。同時,還對安康市的茨溝鎮白巖溝銅鉛鋅多金屬礦進行了普查。為了全隊的地質找礦能夠早日實現突破,他加緊了略陽柳樹坪的地質工作。近幾年,從立項環節及規劃、設計編寫,乃至后來的項目實施、撰寫地質報告,均由他主要負責完成。在設計項目中,他把地質找礦的最新理論結合到找礦區域的具體實際中加以思考,努力創新工作。立項時,他乘坐西漢高速大巴,跑省城西安,報材料,作匯報,回答有關專家的提問,有時遇到人家不在的時候,還要耐心的等待,很費周折。2013年10月,柳樹坪普查項目批準。施工作中,面對勘查任務緊,工區地形陡峻等諸多困難,他帶領項目組及早做出了野外工作調整,針對實際情況,對以往圈定的重點物化探異常進行了檢查、評價等工作,對工作中存在的技術問題與難點,積極予以解決,及時合理地安排了硐探、鉆探、槽探等各項工作,保證了項目的順利進行。
            通過2013年野外工作,在勘查區內圈出金礦化蝕變帶5條,圈定金礦體5條,其中有2條金礦體長175-320米,厚0.7-2.42米,地表金品位3.87-5.76 ×10-6,礦床工業類型為構造蝕變巖型。今年通過努力他所帶領的項目組在工區內Au 4礦體經追索和地表工程控制有了較新的突破,有望進一步擴大找礦成果。另外,他今年組織開展的略陽中壩子鐵礦詳查項目也取得了較好成績。
            他用腳踏實地、愛崗敬業的平凡工作書寫著自己美好的年華。2014年初,他被授予“陜西省地礦總公司優秀員工”稱號受到表彰獎勵。


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?
        友情鏈接:
        免费看初学生自慰,爽?好舒服?宝贝…添,男女下面一进一出抽搐无遮挡
      3. <track id="wvkt6"><div id="wvkt6"></div></track><track id="wvkt6"><div id="wvkt6"></div></track>

          1. <option id="wvkt6"></option>

          2.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